首 页 >> 大家评论
林之云:让内心的颜色有所表达
作者:  来源:潘鲁生个网   2012-12-23 16:29:00

  

  时光流逝,生命律动,世界每天都在我们面前呈现,使我们意欲有所表达。我们的感觉、情绪、情感与思想,有时清晰无比,有时一片混沌。只有通过艺术,我们才能达到抵抗时间无情、生命迷茫的一部分目的。艺术家通过不同的途径进入事物内部,有的用语言,有的用音符,也有的用动作和声音,有的通过色彩和线条。对于潘鲁生而言,这一次他用的国瓷彩墨。通过色彩在瓷器上的图绘与书写,表现出他对世界的理解和把握,探索着他所向往的追求和境界。

  写实基于对事物的简单理解和模拟,随之而至的写意传统显示出更为旺盛的活力。苏轼曾说过:画得形与似,见与儿童邻。“尚意”传统从宋代起,代代相传,不断被赋

  予新的内容。尤其是在当代,加上西方绘画的影响,其生命力更为强大。具体到绘画,有时画家表达的仅是隐约的一种感觉,一闪而逝的某种神启。在“尚意”的路子上再往前走,就到了抽象的地界。抽象表 现主义绘画兴起于上世纪中叶的美国,波洛克的《薰衣草之雾》让人记忆犹新。抽象表现主义注重感觉、情绪、情感与内心节奏的即兴表达,不需要经过专门的构思过程。于是,我们看到了和抽象表现主义大师们相似的情景,潘鲁生端着颜料提着笔,站在偌大的画布前,一边琢磨一边准备下手。他按照内心所愿通过涂、抹、洒、滴、划,使意欲表达的东西一一呈现。只不过这一次,他面前的画布变成了洁白、圆润、光滑的瓷器。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作品,有写意的国画,其中有花鸟,也有山水。只是这些花鸟和山水,情境更立体,颜色更鲜亮,其意更着情。此外,更多的是那些富有感性与抽象的作品。有的浓抹重彩,有的清新悠远,有的又现代感极强,像是色彩的快速流动、奔跑,色块与线条的随性旋转,有的则仅仅是点、线、面的表现,形式感与美感十足。和写意的那些作品相比,抽象的作品系列更多地显示出作者的想象力与才华,色彩之间的张力明显增强,其间蕴含的能量扩大了作 品的内在空间。在这些作品中,偏向于热抽象的占了较大比例。也就是说,在他的创作中,情感的因素始终起着较多的作用。

  在颜色和瓷器的结合中,那些画面在空间里流动起来,并进入时间。

  欣赏潘鲁生的国瓷彩墨,看到不同的形象和抽象的颜色组合出现在瓶、盆、罐、盘等不同的器皿上,你会强烈地想到南齐画家谢赫的六法中之一法———“随类赋彩”。这是一次对历史画论真正大胆的艺术实践。

  彩墨绘画在中国,大致始于林风眠,此后的状况浮浮沉沉,但总体上建树不多。彩墨以颜色代替水墨,色彩的地位大大提高。颜色的功能增强后,作者对它的感受、把握与表达,对颜色间的搭配、融合、组接等方面的能力,都变得格外重要。

  这一次,潘鲁生不光选择了彩墨,而且还选择了国瓷,使得其审美价值在作品意义的向度上发生突变。瓷器不仅仅作为载体,而且作为作品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在瓷器的象征意味烛照下,其作品的东方文化意蕴自然而然得以体现,作品的当代性显露无遗。

  潘鲁生的国瓷彩墨作品有与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相通的地方,同时又对之有所超越。其特别之处在于,长年浸染于中国民间艺术的营养,使得他对色彩有着独到而深刻的理解,旺盛的艺术生命激情,促使他巧妙运用各种颜料,在富有浓厚东方韵味的瓷器上,绘画出不同的形象、不同的形态和不同的形式。

  英国美学家克莱夫贝尔所说“有意味的形式”,也许正是潘鲁生所致力追求的。

  对色彩的安排,对画面的把握,对形式的解读,对瓷器的升华,对世界的理解,加上对中西艺术融合的愿望,似乎都溶解在那些作品中。

  面对这些令人目不暇接的作品,我们能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载体是东方的,观念是世界的;色彩是中国的,表达是普世的;意蕴是传统的,气质是当代的。此外,还应该加上的是:新文人画的精神内涵和向着立体艺术家的默默努力。

  能看得出来,他在一边创作,一边还试图解决更多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讲,在国瓷彩墨上,潘鲁生才刚刚开始。

 

 
艺术家
 
  岁月匆匆,转眼到了知天命之年。自年少时进入手艺这个行业,而今三十载有余。这些年里,投入工作忙忙碌碌,还能坚持研究民艺,不断尝试当代艺术创作,...
策展人
 
  几年前,潘鲁生受威尼斯双年展的邀请参与展览,通过那个机会我认识了他的作品。我认为,身为一个艺术家并担任大学校长,无疑使他...
主办
中国美术家协会
中国国家画院
协办单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设计艺术院
中国美术家协会工艺美术业委会
承办单位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山东福泰陶瓷有限公司
北京德艺伟业文化传播公司
特别鸣谢
中共淄博市委
淄博市人民政府
中共博山区委
博山区人民政府
淄博热电集团公司
山东淄博华光陶瓷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硅苑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淄博美陶瓷有限公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