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大众日报:潘鲁生:艺术创新是一种再传承
作者:  来源:   2013-08-21 17:58:00
  

潘鲁生,1962年生,山东曹县人。1983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1990年就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美术学硕士学位研修班,1996年在南京艺术学院获美术学博士学位。系中国文化名家、中央联系的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泰山学者特聘教授。 

  现担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文联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兼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工艺美术艺委会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设计艺术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从事艺术教育、艺术研究和艺术创作,30年来行走田野,研究民艺,创办中国民艺博物馆。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等一系列研究课题,出版相关学术研究成果。创作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当代美术作品,先后在中国美术馆、意大利国家陶瓷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 

  代表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入选"第52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奥委会等机构收藏。 

   

关于画派 

  画派的形成需要创作理念上达成广泛的共识,艺术表现手段上具有相似的风格特征,并有相对稳定的艺术家群体为支撑,以及能使创作理念得到传承延续发展的机制。 

  推动形成"齐鲁画派",不仅有助于深入探索创作理念、凸显创作风格、汇聚创作群体、完善传承机制,更有助于全面梳理和深刻认知齐鲁文化,增强文化的认同感、传播力和影响力。美术界当以此为契机,积极参与和行动,深入梳理和认识齐鲁文化资源和精神,体认齐鲁美术创作的风格和特色,在创作交流、学术研讨和理论批评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明确的艺术主张和风格样式,建立交流与传承机制,共同推动形成"齐鲁画派"。 

  在具体实践过程中,要以艺术家的自觉自为和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为前提,以学术研究、传播交流、鼓励引导为支持机制,并以成熟的艺术市场观念和品牌策略应对艺术发展的现实问题,特别在提高地方文化影响力并使其具有普遍学术意义的同时,要使画派呈开放态势,不断壮大,形成真正经得起时间检验、彰显山东气派并具有学术凝聚力和文化影响力的"齐鲁画派",为推动文化强省战略做最扎实的努力。 

国瓷感悟 

  艺术的道路上要有传承,更要有传承基础上的超越和突破,而不断创新的过程也是一种再传承。 

  在信息高速流转和艺术思潮激烈碰撞的当下,每一位艺术家都应有属于自己的风格定位,不断超越已有的程式法则和形式美感,并形成自己的理解和表达。 

  陶瓷彩墨创作是一个水火交融的神奇过程,水墨在瓷体上是流动的,无论是自如挥洒,随物赋形,还是刚柔相融汇于笔端,都是一个心悟与掌控的过程。彩釉律动瞬间的不可控与自如驾驭都十分奇妙,"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是一种运化于心的体验。而陶瓷烧制则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它是彩墨釉色与火的再生转化,是创意与天意的融合,是心象与自然造化的融会。 

  我想,陶瓷彩墨有别于以往绘画体验的地方就在于,创作过程里,自我的创作和水火的生成交织在一起,创作与造化相结合,十分神奇而不可思议。它不同于架上绘画的淡定,自主的创作和未知的期待常常制造了新的冲动,不断激发出新的灵感,形成了新的绘画语境。 

  其实,许多作品的创作构想和体验,无法用具体的语言来言说表达,如老子所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创作的过程也是在混沌中呈现存在的境遇,在当代彩墨符式的探索中传递艺术的灵感和气韵。 

  所谓"于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希望艺术的语言能够刊落一切表皮,穿透秩序的网幕,呈现艺术存在的价值。 

回归本元 

  三十年行走民间进行田野调研,对质朴的民艺文化有了更深刻的感知。传统生活方式的背后,蕴藏着一个民族传承不息的文脉。 

  百姓日用的器具物用,不仅是生活的用品,还承载着文化的灵魂。特别是经过一代代人的积累和传承,民艺已然成为一个丰富充实的社会文化体系,其中质朴丰富的形式和语言,深刻的文化主题,不断传习的手艺思想,还有"以无厚入有间"出神入化的"道"的境界,都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宝贵的财富。 

  三十年来,我和团队的同事们,从抢救濒临灭绝的传统手艺,到关注文化生态保护,并在当代艺术实践中,探索本元文化的生长问题,希望保留住这些文化的种子,增强和充实我们的文化自信和艺术精神。我曾尝试和探索当代艺术对民艺的取用与传承,时隔数年,又有了新的体验。 

  作为创作上的再认识,延续了门神、彩墨、鲁班线等主题,并尝试以纤维、陶瓷、金属板材等媒介和装置艺术加以表现。这是一个进一步发掘物质形态并融入情感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消除媒介材质与符号图式的畛域分野,实现深层次的互动、对话和共融,形成了新的艺术语言和创作体验。 

  我想,民艺等本元文化不仅是直观可视的符码系统,还有其内在的人文精神体系,对民艺语言、图式、工艺和媒介的体悟和借鉴,有助于进一步形成关于本元文化的表达和共鸣。 

当代语言 

  艺术创作从来都不是孤立封闭的系统,理想与现实深刻交织,回归总有现实的期许,正是与现实语境相关,形成了新的视野和期待,传统意象也往往呈现出当代的意味,成为艺术的创新。 

  正如门神意象中既有传统年俗的寄托和期待,有意象幻化生成的倏忽即逝与恒定如一的境遇,也融入了当下关于世事的思考,希望唤起一种蕴藉宽厚的情怀,涵养人性,提升心灵。应该说,当代艺术是对现实的观照,不仅有哲学层面的思考和美学视角的阐释,也揭示和面对现实的种种问题。无论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是文化创造力的复兴与重构,艺术当有所为。 

  从传统意匠中往往会获得灵感。鲁班线的创作,也是从司空见惯的物用出发,将悟化语言作为艺术表现形式,体现一种数理规则的延伸,形成新的创作感知和体验。规矩绳墨原是伦理纲常的隐喻,但作为单纯的线的交汇与延伸,却呈现出新的时空境界。此次展出的陶瓷作品则主要是对彩墨语言的探索和表达,尝试物性的自然融合,也是对艺术创作过程控制力的一次全新体验。瞬间生成的水墨意象,有水墨线条之间神奇的交会,有既往的感知和当下的灵感,成为水火物力与心象的融会。 

  其实,我们的传统艺术从来都不是创作的樊篱和束缚,而是取用不竭的沃土,从中生出中新鲜的灵感和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