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论
建议出台我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条例”
作者:潘鲁生  来源:潘鲁生个网   2014-12-12 10:14:00
  

  按:12月12日,全国政协在京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就“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村落保护”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全国政协委员潘鲁生就出台我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条例提出建议。

  记者:首先,请您谈谈我们当前传统村落保护的现状如何?有哪些特点? 

  潘鲁生: 传统村落是农村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国民的集体乡愁。目前,传统村落保护工作逐渐受到关注,社会各界对传统村落保护的认识逐步提高,学术界也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冯骥才先生倡导的传统村落保护受到国家高度重视,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四部委发布《关于切实加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指导意见》,目前冯骥才先生发起制订了《中国传统村落立档调查田野手册》,进一步为立档调查工作建立了普查范本。从整体上说,我们对传统村落问题的认识和实践已全面提升。

  从目前有关我国传统村落的研究与实践成果来看,有几个主要特点:一是从建筑形态向非物质形态的文化内容深化;二是从传统的村落样态向内部治理结构、礼俗维系、文化传播、产业样态等纵深层次深化;三是从村落的标本式的抢救向可持续化的持续发展转化;四是村民的立场和需求、政府的决策作为、专家的研究和建议、公众的认识和参与,逐渐形成了基本共识。

  当前,应该从文化生态保护与发展的意义上加以整体推进。文化是传统村落保护的重要内容,要加以倡导,激活农村文化的活力,提振农村文化活力,既要促进传统文化再生,恢复乡规民约,也要鼓励精英文化、知识等回归乡村。

  记者:那么,传统村落保护面临怎样的机遇和形势??  

潘鲁生:首先,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提到了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高度,纳入五位一体的发展战略。这是我们保护我国传统村落的重要原则和参照视野。

  同时,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文化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一系列讲话多次强调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强调文化的核心作用,并指出“一个地区的文化建设内容很多,有一个重要的着眼点就是要弘扬地方的传统文化”。这与“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相契合,核心是增强人民的向心力、自尊心和自信心。所以当前寻找城镇化发展与传统村落保护的平衡点,关键在于对文化的认识。要留住传统村落文化,还得留住它的生活内容,留住它的文化生态,留住它内在的自然生机和生命活力。

  而且,国家强调新型城镇化建设要以人为核心,就是要统筹考虑发展的现代生活的质量,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要把握好这个机遇,从文化的高度进行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规划,建设有情感、有文化的城镇。一方面,要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对私有民居的维修维护和基础设施建设给予财政支持;一方面,要以文化为内核、以文化为驱动发展生产,如因地制宜发展手工艺文化产业,针对少数民族地区文化资源特色实施传统村落文化扶贫计划,安居乐业,增强发展动力,改变古村落是贫穷象征的情况。

  记者:您认为传统村落保护存在哪些主要问题?

  潘鲁生:一段时期以来,传统村落不可避免地会遭遇历史性的老化,同时也曾受到经济利益导向下的破坏性开发,特别是在城市化中的产业变迁、劳动力流动等形势作用下,传统村落本身也面临空心化,村里的读书人走了,年轻人进城务工了,人去楼空了,原来的习俗也慢慢消失了,少了乡愁,少了衣锦还乡,失去了家园的归属感,这样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在“抽底”农村文化,亟待从根本上扭转和改变。

  以往在传统村落保护过程中,存在以下几个层面的问题,包括现代城镇化发展与传统村落保护之间的矛盾;政府保护与村民诉求之间存在的矛盾;专家建议、政府统筹与村民需求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等等,都需要我们从文化生态保护的整体统筹层面上加以解决。

  记者:对于协调推进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有哪些建议?

  潘鲁生: 首先,要从整体上坚持政府主导、专家参与、村民受益的原则。其中,村民既是传统村落保护的受益者,也是保护传统村落的责任人。因此,地方政府需加大保护力度、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村民的在生产生活的安置,在制定保护与发展措施的同时,要充分征求村民的意愿,充分研究和论证保护措施和发展规划,充分认识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是迫切解决的社会问题。多方面专家要站在村民的立场上,从村民的角度、利益、权益等方面来出发解决问题,从保护村落物质文化、非物质文化到保持村落的主人的村民利益的整体保护,要从固态保护到活态保护,与村民的生产、生活和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生态相吻合。村民要自愿参与配合再造自己的家园,复兴传统村落的文化基础。从而在整体上形成政府、专家、村民协力参与的统筹规划,因地制宜制定具有可行性、可持续的实施举措。

  因此,关于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问题,必须提升到有法可依的层面加以统筹推进,建议尽快出台我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条例”,把深层次的保护与发展的问题,进一步落实为可行的机制,明确责权利,将保护与发展工作纳入制度轨道,解决传统村落保护面临的深层次问题,使我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命题更规范、更可行、更可持续。

  记者:出台“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条例”有助于解决哪些问题?

  潘鲁生:首先是解决传统村落的认定、评估和保护的原则问题,划定保护红线。进而是明确传统村落保护的实施机构和主体责任,确立科学、系统的传统村落保护措施,并明确传统村落保护应承担的法律责任,避免挂着保护的牌子,却长期处于缺乏监管与维护的状态。由专门机构负责古村落保护的规划、管理、实施、协调、修缮、审定等工作,由政府相关部门对本行政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进行监督管理。同时要上升到维护文化安全的高度,充分考虑人居环境、建筑风貌、民俗风情等特色,改变目前文化与审美缺失的问题,避免追求眼前利益,破坏性开发。从整体上使传统村落保护有法可依,规范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秩序,将传统村落保护纳入制度轨道。

 

 

编辑:王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