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论
笔意心象——读范正红水墨写生画作
作者:潘鲁生  来源:潘鲁生个网   2015-01-11 10:37:00
  

  范正红是我的同乡,一位朴素而有内涵的实在人,也是难得的能够把握中国笔墨精髓的艺术家。以往大家更多关注他在书法篆刻方面的成就,但却很少知道他在绘画方面的坚持与探索。他新近创作的水墨写生作品,以书入画,写山水境界,笔墨苍润有度,意境简淡空灵,书、画、印融为一体,追随前人笔墨意趣,驰骋其才气,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图式。展卷品读,游目骋怀,心境出入于笔墨随心铺陈的山野景色之间,能够获得一种澄明朗润的感受。

  我与范正红有心印之沟通,多年来对他的艺术创作十分关注。他从小喜欢绘画,年少时读书刻章之外,在对古画的临摹上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从“荆关董巨”到“四王”、“四僧”等历代名家,皆能得其要旨,融会贯通。这也是他的水墨画作之所以看上去用笔简括,却能够在山水诗意的表现中做到以无法为有法,“超以象外,得其圜中”的真正缘由。范正红有多年笔耕不辍的写生经历。他最乐于做的事情便是行走乡野,寻找山川中静僻幽谧之所,对景写意,深度体验自然造化之美,这批具有舒朗清隽之气的水墨作品皆是由此而来。

  山水画作,贵在有气、有势、有境,范正红水墨写生画作的妙处正体现在这三个方面。“气”是贯穿于范正红水墨写生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存在增加了物象的丰富感与细腻度。五代画家荆浩在《笔法记》说,“画者,画也,度物象而取其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具盛。”可见气是统合山水意境的不可缺少的因素。如果对范正红写生画作作更为深入的文本分析,或者审视其绘画创作过程,会领悟到作品中隐于无形的“气”,也许才是画面的真正主体。《大洼气息》、《溢福口晨曦》、《薄雾中之西乡坪》、《挂壁公路之侧云蒸气象》、《春风峄山》、《西泠望湖》、《薄雾莲花峰》、《灵岩寺透明山》等画作中,那些漂浮在云端、流动于山间、漫行在水上的,大自然呼吸吐纳所形成的气息,无形无色,但只要你入境之中,便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在宇宙生化的氛围中,在一笔一画之间,人人皆可静观自照,体会一种天人合一、托体同山阿的超迈情怀。

  “势”是人格化的山水意象审美品格的内在灵魂,体现的是画家的一种气度和格局。范正红画作的“势”,来自他对山水真境的笔墨感受和位置经营。画作中的沉雄博大的山水意象,是人与景相遇瞬间产生的激越情感的记录,或曰雄阔,或曰险峻,或曰灵秀,这些由“势”而生的审美感受,是对造化之美的高度归纳和概括。《泰山傲徕峰》、《黄山九龙瀑》、《大洼秋山》、《大峡谷悬崖居》、《挂壁公路》、《郭家庄谷口山色》这些作品,尽管尺幅并不大,但气象大,似乎咫尺之内囊括万物。范正红将经验到的山水意象统一于情感表达之中,并自然地形成了由“势”统驭的画面整体感,带给观者一种鲜明的笔墨感受。

  范正红画“境”中苍润兼具的笔墨韵味,也反映了他书家作画所形成的独特美学品格。多年的书法和篆刻经验使得范正红对笔墨语言及内涵的把握具有高度的自信,所以,他能笔走龙蛇,将内心激越的情感埋藏在山水的肌肤之下,体现出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和纯粹的美学追求。张仃先生管自己的焦墨山水画作是为素食爱好者准备的“全素斋”,范正红的水墨写生画作也是如此,他纯以水墨色入画,因为素而愈显其纯,因为其纯而愈显其静,这种单纯、静气、雅致的笔墨味道,在当今充满浮躁之气的画坛显得尤其弥足可贵。

  读范正红的水墨写生画作,画跋与印章是其特色。范正红的画跋文风典雅清丽,往往寥寥文字便能勾勒出呼应画面内容的山水风貌意境,同时又抒写了画外之意,形成书画印高度统一的作品风格。范正红几乎每幅画作都有画跋,有的是记录景物的感悟,如《秀峻回龙山》跋曰,“浆水泉之上,回龙山,其势秀峻,今对坐写其姿也”;《泰山南麓》跋曰,“泰山南麓有此小岭,苍而透灵,气息不凡也”;《灵岩夕照》跋曰,“甲午暮春,空气静而秀焉,对坐此峰写之”。有的是记录观景时的情形或感受,增加了临境写生的现场感,如《黄山凤凰源写真》,“甲午春雨后,瀑势劲猛,声喧震谷。”有的是记录景物之人文内涵,如《尼山夫子洞》、《峄山侧望》、《穆柯寨山峰》等画作的画跋,循着自然风光抚今追昔,回溯历史。题跋于画面笔墨之间以书法记录创作体验,书与画相得益彰,也体现了画家独特的艺术旨趣。作为一位有书法篆刻造诣的大家,范正红自幼便痴迷篆刻,现任山东印社社长,是西泠印社成员,因此对印章的理解与使用有其独特之处。他的画印立意布局往往兼顾了画面节奏感与韵律感,又能够与写生意境相得益彰,是个人画风的延伸。如“风景丽”、“庆云兴”、“散之”、“湛然”、“泠然”等印章,与写生作品互为补充,成为画家心境的精确记录与表达。

  孔子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作为“孔孟故里人”的范正红,是一位深具山水情怀的艺术家。他认为,笔墨与现实的结合是中国画艺术语言的真正源泉,单纯沉浸在笔墨中画面易流于空泛,只写生没有感悟则缺乏韵味,两者兼具才能真正获得笔精墨妙的艺术味道。笔墨如何才能从传统中生发出来?靠的就是观察生活而超越现实的累积。正是这种对艺术、对生活、对自然的审美认知,范正红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迹,以心中化育出的名山秀水作为创作对象,用笔墨捕捉即时经验悟到的心理感受,笔性中正清和,充满清新之气,将水墨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当代水墨的探索中,范正红是一位坚定的行者。他的写生画作《大洼秋景》右下方钤有一方刻有“秦吉了”三字的方章,透露了这位艺术家传承守护中国画笔墨精神、执著求索的心迹。“秦吉了”是陕中方言对八哥的称呼。李白有诗,“安得秦吉了,为人道寸心”。范正红的水墨山水写生作品如今结集出版,为美术界提供了一个集中欣赏书家之绘画、品读水墨写生作品的交流机会。愿范正红在艺术创新的道路上能觅得更多的知音,赢得更多的同道。 

  是为序。

潘鲁生

甲午寒露于历山作坊

 

编辑:王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