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论
我与手艺有缘
作者:潘鲁生  来源:潘鲁生·中国民艺   2016-05-07 23:07:00
  

  去年“五一”期间央视推出了《大国工匠》专题片,今年“两会”工匠精神引起热议。这段时间里,大家从过去追星捧精英的氛围里走了出来,开始关注最基础、最本真、最接地气的工匠和他们敬业乐业、精益求精、持之以恒的工作态度和精神。从自己几十年来与手工艺的缘分体验看,工匠精神是劳动者的敬业精神,是文化的传承精神,也是创造精神,具有深刻的内涵和现实意义。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在山东一家工艺美术公司当学徒,跟着老师傅,手把手地体验工艺制作的方法以及技艺从生涩到娴熟的状态,感受工艺文化的传承方式。这段手工艺的学徒经历终身难忘,最重要的是,在技艺和能力之外,培养了专注精细的做事规矩,养成了一种心静的状态、精致的态度、工巧的精神,也磨练了坚守传统与探索创新并行的胸怀和勇气。虽然老辈讲“徒”就是徒劳,当学徒就是白干活儿,实际是让一个刚入门的学徒,以一种诚服虚心的状态,不打折扣的去劳作、学习、体会,得到一种身心的全面教养,也是从根本上树立对于劳动的专业、敬业态度和精神。我想,对于个人来说,习得这些精神素养的过程,就像经过一个人生的隧道期,经过磨练,把内在美好的品质磨砺出来。对于国家和民族来说,培育和葆有敬业精神,也是在知识科技的创新发展之外,进一步锤炼和积蓄内在的文化和精神动力,对现代化产业转型升级发挥深层次的支撑作用。

  在之后的工艺美术教学实践中,这些体验和经历深深影响着我,所以工艺美院办学中提出了“天工开物 匠心独运”的校训。虽然科学技术发展,生活方式改变,传统的工艺样态、技法以及赖以依托的风俗习惯生活载体等都在发生变化,但不变的是敬业之心和传承之道,是天工开物、匠心独运的创造力。我们倡导学生在尊重规律、顺应自然的基础上,创造运思、精工实践,做到立足民生、服务生活,真正以内在的文化情感和精神作为动力和支撑,去设计、创意、塑造今天的生活。可喜的是,学校师生的许多设计创意成果中体现了这样的工艺匠心,无论民间符号元素的取用、传统工艺的转化,还是民艺母题的衍生发展,其实都离不开深层次的认同尊重、体验和实践,匠心文脉是基础和根本。

  几十年来,手艺调研的经历也让我体会到,工匠精神是一种文化传承精神。在乌蒙山区大凉山调研时看到,大山深处仍有一批老艺人在坚守漆器制作,传承古老漆器的材质制作绘画工艺和雕刻技法,他们专注的神态和精湛的手艺,十分令人感动。虽然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当简陋,至今仍未脱贫,但有坚守,有传承,在艰苦的生活里守住了我们民族文化一支活态的文脉,是文化财富的创造者,而且一些老艺人身边已有学徒,就像春风吹进深山,幼芽萌发生长。其实,德国等发达国家正是在当代的精工制造中延续了传统的工艺精神,而且历史上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是伴着向后一步的探本穷源,我们弘扬工匠精神,首先要内求诸己,自信自强,温故知新,守护我们的匠心文脉,实现文化的传承并弘扬光大。

  从这些年手艺研究的角度看,工匠精神更是一种文化创造精神。历史上大国工匠主导社会技术创新,是民族文化精神的重要支柱。随着社会转型、文化变迁,出现了传统工艺濒危,部分品类面临存亡绝续困境,工艺载体失落,乡愁无处寄托,贴牌制造盛行,中华造物沦为“世界代工”,精工工艺市场缺失,国人对国际手工奢侈品趋之若鹜等等现象和困境。大国工匠的失落是文化创造力的失落,大国工匠的复兴是中华文化精神的复兴。当前,国家倡导工匠精神,在文化战略层次上、在中华文明复兴意义上重视工艺匠心的传承和振兴,正是深入到文化和精神层面,传承匠心文脉,复兴民族的文化创造力。

  如今回想,我自青少年时与手艺结缘,从中得到了工作、生活最丰富的营养。其实大到中华的造物文脉、工艺之道,小到每时每刻专业敬业的心境、坚守坚韧的品格,都滋养人走向成熟。如今,我们的高等教育强调内涵式发展,我们的国家重视新常态下的文化建设和创新发展,我们更应该共同努力让数千年传承不断的匠心文脉发挥应有的作用。

  在今年五一节到来之际,将此文献给,从事工艺设计的我的师傅、工友、同学和我的学生们,祝大家工艺劳作快乐!

原文发表于《中国政协报》2016-04-26期03版,以上内容根据原文摘编。

编辑:王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