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论
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民间美术研究
作者:潘鲁生  来源:潘鲁生·中国民艺   2016-05-09 09:06:00
  

  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民间文化的生存空间、传承主体、发展机制、创作观念以及社会评价在发生不同程度发生变化,既有边缘化的困境,也有转型的机遇。特别是在传统文化传承、创意资源驱动以及“图像时代”美术传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当下,客观认识传统民间美术的本体样态及发展规律,全面把握城镇化进程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状态,分析梳理传统民间美术转型变革的内在肌理和典型模式,自觉建构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策略,对于在文化生态涵养建构的基础上解决城镇化进程中的具体问题,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亟需从文化发展上破题。在推进我国土地、户籍等制度改革以促进城乡均等发展的同时,须考虑人口流动带来的文化生态改变和文化需求变化,重视传统文化资源的保护与利用,有效发掘传统民间美术的资源优势和潜力,在提升人的内在素质和文化创造力的基础上,带动相关产业规划和发展,实现生产、生活、文化空间的新一轮调整和建构,真正使城镇化进程成为以人为核心的转型、提升和发展过程。避免简单地合乡并镇,避免“片面强调规模扩张而忽视产业发展,强调密度而忽视承载吸收能力, 强调速度而忽视消化转换能力,强调物质发展而忽视空间生态优化”问题。从一代人的长期发展来考虑城镇化问题,实现人的合理聚集的城镇化。事实上,只有当数亿城乡居民生产能力、生活质量、文化需求得到切实提高和发展,在庞大群体转型提升的基础上,才能形成当代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巨大潜力和动力。

  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甚至直接关系城镇化发展的文明程度。大到城镇建筑、村落等空间聚落的视觉形态,小到承载着乡土记忆的美术样式与符号;有形的是本土美术资源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创意设计,无形的是内在的文化认同、归属和创造;普遍的是与传统民间美术息息相关的民俗生活,个性的是充满文化特色的差异和优势。所以,民间美术发展得好,则有望成为新型城镇化的一股重要的文化驱动力,促进从文化资源、人文精神等文化精神层面到城镇发展等物化层面的提升;发展不足,则会重复甚至加剧以往传统美术受到冲击、产生断层以及资源流失的危机,亟需开展学术自觉意义上的深入研究。

    一、研究的意义

  以往关于特定社会历史进程中民间美术研究,核心是还原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境遇,对其发展进行社会历史层面的分析解读,对其内在演变做出历史意义上的综合评价,提出发展策略。就我国而言,已有成果的研究重点在于阐述现代化的社会历史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问题,时间范围主要为20世纪百年,焦点是工业化、城市化、科学化的现代化主题,分析由此带来的从创造主体到人文生态环境的深刻变化,阐释传统民间美术在形态、内涵等方面的变化原因,或深入分析当代艺术语言与民间美术传统的联系,做出评价,从核心价值观建构等方面提出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策略。因此,相关成果在研究方法上,从宏观历史视野出发,以现代化、现代性为关键点,分析传统民间美术生态环境,深入艺术语言表现形式、艺术核心价值观层面,展开艺术评论,提出发展策略。在研究内容上,涉及传统美术和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传统民间美术,落脚点在中国本土美术。在具体学术观点上,关于民间艺术的蜕变,关于当代艺术创作在媒材工具、图式语言、文化精神等层面与传统民间美术的联系评价等,都为我们深化当代社会历史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理论认识奠定了重要基础。

   社会不断发展,在宏观历史趋势下不断产生具体而深刻的变化,传统民间美术资源的存量、生存与发展现状、保护与应用空间以及新的政策机遇等,还需调研跟进,并在把握现状的基础上,在深入研究传统民间美术创作与发展内在规律的同时,进一步研究相关的美术资源在文化生态、聚落空间、应用发展方面延伸应用的可能,分析推广其艺术社会学价值。

  从具体社会历史进程看,相对于已有研究成果就“现代工业的崛起,改变了中国的自然经济格局。社会的方方面面随经济结构的二元化而相应改变”,对民间美术生存与发展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当前,在城镇化这一大的历史趋势里,国家进一步提出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关注并强调生态文明和传承文化,在量化的具体目标中,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着重解决“三个1亿人” 的问题,其中包括 “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和“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等,这是一个更加具体的发展进程,也是一个关键性的历史节点。由此拓展的研究空间在于:其一,数以亿计人口的生产、生活调整过程中,基层、大众的民间美术如何演变?其二,在城镇现有文化资源开发整合、产业布局调整、生产生活空间建构、生产生活方式调试等过程中,民间美术如何发挥作用?其三,如何从文化层面破解新型城镇化发展问题?如何在城镇化发展进程中集聚民间美术传承与发展的新的动力?

   所以,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民间美术研究亟待展开,在艺术社会学范畴里,深入研究“城镇化”这一特定社会历史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在“大美术”意义上的流变以及可能发挥的社会功能。近几年我们一直在探讨传统民间美术生存环境和发展内涵的变化,与城镇化问题相联系,涉及民族的传统美学精神、农村的民间美术传承、社区的大众美术现象和少数民族的传统美术生存状态等,目标是把握基层、大众的民间美术现状,发掘其在城镇化进程中对人的文化、审美滋养作用以及传承、转化和发展空间。

  事实上,当前,对于传统民间美术的坚守是一种文化的自信和自觉,但民间美术的发展变化也是必然趋势。一方面,随着传统村落变迁甚至消失,传统民间美术生存与发展的空间发生变化,其得以孕育生长的文化土壤、物质载体、习俗活动以及相关联的生产、生活方式在发生改变,作为传承主体的民间艺人也在经历城镇化和都市化洗礼,其知识体系、文化观念、传承方式发生变化,在这样的形势下,传统民间美术面临新的变革和新的选择,是一种必然。另一方面,文化经济的发展,文化样态和载体的变化,以及学院派的融入,也给传统民间美术发展注入了新的内容,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在融入社区、融入当代文化的过程中,自然发生造型语言、色彩观念、绘画样式、手工技艺与创作材质等方面的变化。所以,传统民间美术变化与当代发展是一种必然,在城镇化过程中,坚守也是一种发展,关键是把握发展中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廓清发展的理路。

    二、存在的问题

  研究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现状与发展问题,主要涉及与城镇化进程紧密联系的民族的传统美学精神、农村的民间美术传承、社区的大众美术现象和少数民族的传统美术生存状态等,需具体研究传统城镇化对传统民间美术造成的影响,调研梳理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现状,分析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转型发展过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环境、发展路径和社会功能,提出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策略。

  首先,要理清传统民间美术样态的本体问题。传统民间美术是指农耕文明时期产生、活态传承至今的美术样态,主要包括城镇社区的大众美术、农村的民间美术和少数民族的传统美术。与纯粹精神审美意义的精英美术相比,它是各族民众为满足自身社会生活需要而创造、应用、欣赏,并和生活完全融合的美术形式,具有鲜明的地域性、群体性、民族性、乡土性、人文性等特征。因此首先要将其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在农耕文明的历史背景下,研究其生成与流变问题,分析在不同社会族群、区域中的文化价值问题,研究民间美术在农耕文明下的艺术形态、社会形态和文化形态。具体包括民间美术的语言系统、本质、特征、功能等本体研究;民间美术与传统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民间美术的传承方式、传播方式及流变特点;民间美术发生发展的动力系统及变迁表现;民间美术与精英美术、宫廷美术、宗教美术的互动关系;民间美术在传统社会文化体系中发挥的作用。深入研究民间美术的语言特征、审美特征、社会功能、文化意义及传播演变规律,全面把握民间美术的艺术形态、社会形态及文化形态。

  进而,是研究民间美术的文化生态。深入调查新型城镇化大背景下民间美术、民间工艺美术、民族民间审美心理现状,通过“自然-人-社会”互动关系进行梳理和分析。具体包括:与民间美术孕育发展相关的典型自然生态环境,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环境变迁对民间美术的影响,城镇化进程中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文化方式导致民间美术演变的现状,传统民间美术与城镇、社区、村落环境中民间俗信的关系,本土文化延续与民间美术的关系,外来移民文化对民间美术的影响,民间美术的大众化形态,新型城镇化基础条件下的民间美术走向等。从宏观角度探讨民间美术生存环境、生存状态在城镇化建设中面临的处境,研究现代文明的冲击下,社区村落环境中民间美术的自然共生状态,全面把握民间美术生存与发展的现状。

  同时,开展关于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民间美术传承问题研究。城镇化进程中,我国美术的生产、服务、传播、消费形式日益多样化,对传统民间美术观念构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美学观念的表达和审美个性的发挥更加自由,传统美术的价值观、形态观、实践观产生新的变化,就此要进行系统地梳理和研究,深入分析变化的表现、状态、原因和影响,把握传承演进的肌理和趋势。二是与城镇化问题联系更加紧密的民间美术问题,由于民间美术是超越一般专业艺术及其纯粹审美功能、具有政治、社会、文化等广泛价值的特殊艺术形态,体现民众的思想、情感和意愿,具有丰富的社会功能,所以要深入研究民间美术的观念演化、载体及功能转化问题,分析其传承发展的新的可能。具体要以城镇化进程中民间美术观念传承为重点,研究与民间社会生活关系密切、通常作为民俗活动有机组成部分的民间美术观念变化情况,研究其视觉形式、程式、应用空间等发生改变后,其所承载的社会认识、道德观念、实践经验、人生理想和审美情趣转移和落实情况,研究深刻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精神和审美理想并具有深厚历史积累和广泛群众基础的本土美术内在观念的传承发展问题,分析其认知、教化、记志、表意、抒情、娱乐等观念性影响在城镇化进程中的现实意义和发挥途径。进一步把握城镇化进程中,民间美术在观念层面上对文脉传统、艺术规律、文化品格、审美价值上的认识和表现,以及如何应社会现实和时代需要从现代生活和艺术经验中汲取推陈出新的资源。进一步研究城镇化进程中民间美术观念的演化变迁以及如何保护、培育和传承发展。

  最后,要形成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策略。立足传统文本研究范式基础上,关注社会历史变迁的时空坐标中,传统民间美术保护、创新与民众日常生活的一致性,立足继承与创新等具体技术性的发展策略角度,突出民间美术与创意产业之间的关联性研究,在保持生活真实基础上实现民间美术要素的再创造和重构。重点研究传统民间美术要素资源的保护与发展策略、传统民间美术样态的创新设计转化策略、传统民间美术政策扶持与资本驱动的发展策略以及民间美术与创意产业融合发展策略。在保持传统民间美术原创性的前提下,以尊重和还原传统民间美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为原则,运用创新思维,通过最大化传统美术文化价值的方式,挖掘民间美术领域巨大的文化潜力和经济潜力,发现、创造和实现民间美术领域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并以此找到复活和传承民族文化基因的路径。

    三、发展的路径

  围绕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民间美术现状与发展进行研究,有助于盘活既有传统文化资源,解决基于传统文化根基不同程度断裂、产业结构和发展水平趋同、文化形态雷同等产生的城镇“特色化”发展方式缺失问题。从民间美术在艺术审美、文化生产、民俗信仰、道德精神等方面的作用出发,形成可行的发展策略,并通过人的素质的全面提升促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建设。总体思路是在深入调研传统民间美术发展现状的基础上,全面梳理和分析民间美术的样式形态、观念构成和生存环境,联系城镇化进程中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发展情况,深入分析当下及未来一段时期里社会发展对民间美术的生成性影响,研究民间美术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艺术社会价值及具体实践策略,从而深化对民间美术本体的理论研究,并就城镇化发展面临的文化生态建构、资源转化利用等提出应用性建议,以期从学理到实践发挥积极作用。

  目前,可以看到,民间美术已经形成了几种典型的发展模式,其一是民间原创与当代审美评价和需求结合,成为个性化的艺术创作。比如陕西剪花娘子库淑兰的民间剪纸,把民间剪纸推向了艺术个性创造的高度,民间美术的符号、色彩、技艺和精神得到民间艺人个体创造力的融会,成为具有自发性和创造性的艺术。其二是传统样式、技艺与教育培训结合,成为群体性的地方艺术。比如上海金山农民画,继承民间蓝印花布、灶头壁画、剪纸、刺绣、编织、木雕、砖刻等传统工艺,以江南水乡,风土人情和现实生活为主要题材,经过教育培训,形成具有现代语境、自身艺术样式和地方特色的群体性民间艺术,并与理论研究、市场营销和产品开发结合,成为地方文化产业和品牌。其三是传统工艺与当代生活结合,演化为旅游文化、民俗体验、公共艺术等不同形态。比如山东潍坊杨家埠木版年画和风筝工艺,保留了传统民间木版年画和手扎风筝工艺特色,与旅游文化结合,并通过国际性的风筝展会拉动,成为特色化的文化产品。又如陕西凤翔彩绘泥塑,延展其祈子、护生、辟邪、镇宅、纳福的功能,进入都市室内装饰和公共艺术领域,获得新的文化生命。所以,民间美术在转型期有内在的传承与转化发展路径,有困境,有发展,有生存空间。虽然具体的绘画风格、工艺手段、材质在发生改变,但民间美术的母本没变,民间形态的核心内涵没变,有极强的文化再生能力。

  因此,在具体研究过程中,要从社会环境聚焦到美术本体,即从城镇化的社会历史语境中研究民间美术现状,包括现有的形态样式、生存状态,分析具体社会历史环境对民间美术的生成性影响,阐释民间美术演变的社会历史原因,并进一步深入分析民间美术自身构成要素与传承发展机制,剖析内在演进规律。同时,要从美术本体关注社会发展,在把握现状的基础上,分析传统民间美术的当代价值和发展策略,提出具有社会意义和应用价值的发展思路。此外,要从形态样式深入到精神内涵,从民间美术的形态样式到观念传承,从文化生态到精神价值,进行多维研究,深入把握传统民间美术的当代构成,及其与特定社会历史进程多方面的内在联系。

  应该说,还原美术问题的社会历史空间,有助于深化有关美术学原理研究。当前新型城镇化强调以人为核心,与美术学原理研究有深层的契合点。从原理层次梳理内在关联,既是理论研究的深化,也有助于认识和解决社会转型发展过程中传统民间美术面临的问题。从社会发展空间中发现和提取问题,从美术本体出发进行研究和思辨,在综合事实和学理的基础上提出应用性举措,符合研究规律,具有可行性。重点是将传统民间美术的发展问题还原到新型城镇化的社会历史进程中,综合研究传统民间美术内在要素与社会大环境的契合点和作用机制,深入研究民间美术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基本路径,并从实践应用的角度研究把握民间美术对新型城镇化数以亿计人次的生产、生活、文化空间的新一轮调整和建构的具体作用和可行道路。

  总之,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与发展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离不开大的社会环境、文化生态和服务产业布局,须将民间美术放在社会转型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结合区域文化生态,联系相关产业布局进行综合架构上的把握和研究,深化对于民间美术发展条件和发展作用的理解,解决保护与发展的具体问题。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己做出原则性要求,积极保存民间美术资源,因地治宜的利用资源是迫在眉睫的问题。传统民间美术保护与发展是城镇化过程中解决文化传承问题的一个有效途径,将单纯的保护与积极的利用相结合,促进文化传承和相关生产实践,加强美术资源要素的应用转化具有关键意义,有助于解决传统民间美术的生存与发展问题,并由保护为主的求生存向资源利用的科学发展转化,实现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复兴发展。

原文发表于《美术观察》2014年第10期。 

编辑:王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