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动态 张仃生平 情系山东 与会专家简介 专家访谈 会议日程
首 页 >> 专家访谈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馆员宫楚涵访谈
作者:  来源:   2017-07-05 08:48:00
  

  问:您是怎么认识张仃先生的,之前有过什么接触吗?

  答:张仃先生是我们的前辈,很遗憾,我没有那么幸运能够和老先生有交往或者共事的机会。因为加入民间工艺委员会,在参与纪念张仃先生诞辰100周年这样一场活动中,我做了一点基础工作,将张仃先生撰写的文章及著作进行收集和整理,也是通过张仃先生写的文章或者他人写的有关张仃先生的书籍去了解他的。

  问:请您简单谈一谈张仃先生的美术教育思想,您觉得张仃先生哪一方面的教育思想对于学生教育有重要影响?

  答:张仃先生是一位特别热爱生活、重视实践的学者,他对待生活总是充满热情,他能从生活中得到启示,发现美、创造美。在美术教育这方面,根据我所了解到的,张仃先生在做实验美术教育时,主张多带领学生走进工厂、走入民间进行体验考察,从直接观察民间的艺术生产、生活进行思考和积累。我想可能在张仃先生那个时代,比较重视的教育理念是西方应用型的,张先生引导学生多向中国传统纹样学习,比如建筑、织染、刺绣、陶瓷、漆器等各种造型纹样,从而开拓自己的创作思路、获得一些灵感,让学生们能有所收获。而且,那个年代的学生在毕业时工作都是分配的,直接下工厂或者做某一工艺的设计师,若是仅仅学习西方课本知识,对他们将来就业是远远不够的。向传统学习、向民间学习,这样的教学理念直到现在还被应用在很多高校的美术教育的实践教学中。

  问:请谈一谈张仃先生的民艺情怀。

  答:张仃先生对民间艺术充满感情,儿时被艺术气氛浓厚的民俗活动所吸引,搜集年画,琢磨里面描绘的故事;逛庙会时看壁画,研究画面内容;观察手艺人制作纸马,这些民间艺术都成为他内心的种子。参加革命后搜集民间艺术成为他唯一爱好,不管在哪里,不管战事多紧、多么艰苦,都要尽可能的搜集土布、陶瓷、木版年画,这些都表达了先生对民艺的喜爱,正是因为喜爱才有民艺情怀。在延安时期他会运用各种民艺物件布展,土布、土毡子、陶罐、煤油灯这些生活中常见的用品都可以被用来点缀装饰会场,可见张仃先生能从民艺中找到设计的美感,并且乐于这种创造,那他一定是十分喜爱十分欣赏这些民间艺术,在他的心中这些物品都是有生命有灵气的,我觉得这就是先生的民艺情怀。他喜爱的不仅是物品本身,更是对创造这些民艺的普通劳动者的尊重,这也是张仃先生值得我们敬重的方面。 

  问:张仃先生是一位非常多产的艺术大家,各个方面都有他的漫画和设计作品。像焦墨这一块,可以说是复兴了中国的一个特殊的绘画技法。那么像他这样的一位艺术大家对当代学生的成长成才有什么启示?

  答:张仃先生的确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雕塑,陶艺,图案设计,装潢设计,展览设计,国画等等,艺术创作类型十分广泛,足以说明先生是一位勤奋的人。从张仃先生这几十年的创作经历来看,能够给我们的大学生带来启示的是他以艺术的角度对待生活,勤于观察、善于思考,还具有执着的行动力。勤奋和执着,是张仃先生宝贵精神中的一部分,我想我们在各个专业创作中不管是为了表达艺术还是为了服务生活,拥有这两个品质不管从事哪一种艺术创作,都会让我们受益的。

  问:张仃先生非常注重工艺美术理论研究,经常在不同的协会上提倡大家重视工艺美术研究,也要求大家下到民间去挖掘。我了解到有很多人找张仃先生题字或者写序,对于这些需求,张仃先生都欣然应允。只要关于民间工艺这方面的事情,他都会很乐意的去答应。甚至在协会每年的年会上,只要张仃先生参加的,他发现好的作者、后辈也都会去提携。您觉得像他这样的一个设计大家和艺术教育大家,他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思想和精神是什么呢?是他的一种大爱还是一种教育工作者的心态?

  答:张仃先生的思想和精神包含太多的方面,结合您提出的问题,我想张仃先生是带着大爱去从事教育的。教育学生也许不是他最为重要的工作,但一定是当作最神圣的工作来做。张仃先生那么热爱民艺、尊重民间艺人,对待学生一定是不掺杂一点的功利与私心,一定是充满爱的,并且是一种有责任的关爱,张仃先生将这样的关爱体现在与后辈的语言交流中、为后辈指路亲自出面与政府协调沟通中、积极现身参加活动宣传支持中,甚至财力方面更是鼎力相助,我们看到的是张仃先生这种文化自觉精神以及重情重义的侠义风范。在今天的研讨会上,各位老师和学者们都给大家讲述了很多鲜活的例子,张仃先生的为人、为师、为友,让我们十分感慨、令人钦佩。

  问:张仃先生有很多工艺创新的作品,包括首都机场的《哪吒闹海》,还有长城饭店的《长城万里图》,像他这样的工艺创新在我们当下国家提倡传统工艺振兴的环境下,您觉得老一辈的工艺创新的做法对于当代的工艺创新有什么意义呢?

  答:我想更多的还是有鼓励的成分,因为一件作品的成功和它的历史条件、政治环境都是有关联的。我认为张仃先生能够捕捉到时代的需要,再加上他有非常深厚的艺术创作功底,才能创造出那么震撼人心的作品。我想工艺创新是要围绕着服务主体的,服务于广大的人民群众可能更多的是平凡的艺术创作;服务于展现国家特定历史时期的精神风貌可能更多的是史诗般的艺术创作。这可能需要我们的学生即使是身处校园,也要有个思想意识,关注国家大事,结合自己所处的时代形势,结合自己掌握的工艺技术,提高自身的创作能力,才能在创新机会出现时有所作为。上午的时候我参观了咱们民艺馆的展览以及学生的创作作品,我认为咱们学生的想象力、表现力都是很强的,他们的作品可能还比较稚嫩,但是能看出他们做的很用心,是尊重自己所从事的这一项工艺技艺。我去学生教室参观,看到一些做瓷板画的学生,了解到瓷板画并不是他们的专业,他们是学染织专业的,瓷板画是作为一门选修课来拓展学习,培养实践能力,看他们作画时都那么认真、专注,我觉得学生们的学习精神是很可贵的。

  问:作为一名工艺美术研究方面的前辈,对于当下我们年轻的一代来说,您认为做工艺美术研究更应该侧重哪方面的研究?

  答:前辈不敢当,只能说是略有积累。我觉得工艺美术研究还是多去研究“人”,因为作品也好、技艺也好,人是做事的主体,不仅是从事实践创作的民间艺人,也包括一线研究工艺、民艺的学者,尤其是老前辈,那些和我们经历的时代背景完全不同的前辈一定有着各自不同的研究工艺美术之经历、之思想、之感悟,这些都需要我们去了解、去铭记、去传承,我想在手工艺或者是民间艺术记录中,“演”故事的人和“讲”故事的人都十分重要,我们年轻人哪怕做个记录者,都会给自己、给后来人留下一些有用又有意思的东西。

  (文稿已经被采访专家审阅)

  采访人:张传寿;文字整理人:张雯旻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