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动态 张仃生平 情系山东 与会专家简介 专家访谈 会议日程
首 页 >> 专家访谈
山东省美术馆一级美术师鲍家虎访谈
作者:  来源:   2017-07-05 08:50:00
  

  问:1984年,最早的全国性剪纸组织“中国剪纸研究会”成立,张仃先生被聘为顾问,您担任副会长。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一些具体情况吗?

  答:张仃先生在延安时期就对陕北的剪纸非常重视,他系统地搜集整理陕北剪纸。张仃先生对剪纸一直非常的重视。1983年在贵州召开了一次全国民间艺术工作会议。当时,全国有好几位剪纸工作者,就成立了剪纸学会进行了酝酿。到了1984年,在山西召开了第一届民间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年会,在这个年会中就成立了中国剪纸研究会。天津美院教授仉凤皋当任会长,陈竟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我在山东美术馆工作,当时他们先邀请叶又新担任副会长,叶又新同志也去了,但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建议让我担任副会长,我就尊敬不如从命地同意了,所以以后一直在这方面积极工作。主要的促成了198511月在济南举办了《全国剪纸展览》和全国剪纸研究会第一届年会;1992年举办《山东省剪纸作品展览》是山东剪纸的一次检阅。张仃先生在延安时期就非常重视剪纸,所以在成立的时期就自然地选择了他作为研究会的顾问。剪纸协会成立了多年以后,由于学术观点的不同和人事方面的问题,分立了中国剪纸学会、中国民间剪纸研究会两个组织,闹不团结我觉得不好,就退出了。两个组织都邀请我参加,我都拒绝了。但是,我还是关心剪纸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所以,有一些约稿我还是积极地参与。就像是北京的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全国美术全集剪纸卷》,山东剪纸由我和叶又新两个人供给,我撰写说明,主编曹振峰看后,认为很好。后来程征编的《中国民间美术全集剪纸卷》,我也积极参与,其中大部分是我提供的藏品,另外在集中还和他一起写了《全国剪纸概论》。后来上海大学要出一本《明清艺术史》,其中要我写一篇《明清剪纸》章节,虽然此书没有出版,但将我的文章收入《中华艺术论从明清艺术专辑》出版。1999年我还出版了《剪纸艺术》一书,和撰写了大量剪纸论文和文章,收录于即将出版的我的文论集中。大体的情况就是这样。

  问:张仃先生一直心系民艺,致力于对民间艺术的扶植、抢救、收藏工作,他也是中国民间剪纸艺术继承与发展的主要倡导者和奠基者之一。作为民间剪纸方面的专家,请您谈一下张仃先生在民间剪纸的保护、传承与发展等方面的贡献。

  答:张仃先生一直从事民间艺术,其中包括剪纸的研究。他也写过文章介绍中国的剪纸。我的印象当中张仃先生并不保守。不像有些人看到民间剪纸以后,觉得民间剪纸不能动,谁一动谁创新就是剪纸质量降低的罪魁祸首。张仃先生在我的印象当中,他既重视民间剪纸,对一些美术工作者创新的剪纸他同样以高度的热情赞誉。在民间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年会会议上,张仃先生不止一次地赞扬了广东佛山林载华、梁志炎、张拔、杨永雄等几位剪纸工作者他们创作出的新剪纸。我很同意张仃先生的这些观点,我也认为剪纸发展很重要。我认为民间剪纸往后的发展就是应变整合,随着城镇化,从农村走向城市,这是一个历史的必然转变。剪纸必然要吸收各种艺术的一些元素,特别是装饰画一些元素,不失传统又有新意。以剪纸的形式反映新生活,反映新时期的民俗,这是剪纸发展的方向。

  问:张仃先生“强调民间艺术是工艺美术之根,是造型艺术之根”,尽管他的艺术形式多样,但民间艺术始终是其艺术的“母体”。您对此有何评价?您认为张仃先生的这一艺术理念对当下的艺术创作实践有何借鉴意义?

  答:我是从中国民间工艺专业委员会成立的时候就参加,以后每次年会只要没有其它事情都参加。以张仃为首的一些老一辈专家在会上的发言,我都是仔细聆听,所以我的思想当然受到他们的影响。张仃先生认为一切艺术都来源于民间美术的母体。事实就是这样,在原始社会无民间艺术和其他艺术之分,进入阶级社会才分成民间艺术、宫廷艺术、文人艺术,后两种艺术是民间艺术的提升,其制作者乃是民间艺人。在现代艺术中,我们看其它的一些绘画形式,包括国画、油画、版画,它们或多或少,或有意无意都受到民间艺术,其中包括剪纸艺术的影响,有些直接移植过来成为绘画的创新,成为经典。这个在近代美术史上都是很容易找到的。我自己搞剪纸研究,我是有意地把收集的民间玩具、剪纸,变成国画形式,这就和其他人的绘画拉开距离,很快就受到瞩目。从别人的例子,从我自己的例子,都可以得出,一切的艺术创作都不应该忽视民间艺术。现在这种思想得到广大的艺术家的认同。

  问:您不仅是民间美术方面的专家,同时也从事绘画创作。请您从自身角度谈一下对张仃先生焦墨画的认识。

  答:张仃先生的绘画有几个转变。开始的时候,他访问过毕加索,所以他学习外国的现代艺术。他又很熟悉中国的民间美术,所以他早期的作品都是色彩鲜艳的,把民间美术糅合到自己的作品中,有人称是“毕加索加上城隍庙”,这些作品我也是非常欣赏。文化大革命以后,他自己搬到香山一个人住,得到一个黄宾虹焦墨小册页,他看了非常喜欢。于是一发而不可收,一直画开焦墨山水,有人称他是只“黑老虎”。开始他的画我是很理解的,要画民间美术如果没有色彩,民间的东西表现不出来,我画的画都是色彩很鲜艳的,就是把民间的色彩融到国画里面去。张仃先生后来用上焦墨。为什么一位搞民间研究的人后来绘画变成黑白的呢?民间色彩的东西一点没有了,我就感到很困惑。也许张仃先生在生理和心理上起了变化。他自己说过,文革一遍红光亮,文革后他讨厌红色。从中国古代哲学看,讲究“天人合一”“阴阳五行说”太极图就是黑白双鱼图,世界万物都由太极生化演变而成。不管什么艺术精神,以黑白两色表现最为精妙。就像摄影艺术,现在多为彩色照片,但是顶尖大师的作品仍为黑白照片。因为以黑白能充分表现作品的精微思想和精神。所以,我觉得张仃先生最后转到焦墨山水,是艺术的一种升华。现在来看,焦墨山水不是一般人能画的,很难画。要想在中国画上有所建树,必须要过焦墨关。

  问:您是山东民间美术领域的专家,请您谈一下山东民间美术研究与保护的情况。

  答:我觉得保护最好的就是你们工艺美院。在潘院长的指导下,全院的师生都把民间艺术作为宝藏加以保护,所以我几次来到贵校,看到所有的展览都感到兴奋。很感谢学院把全国的、全山东的民间艺术作品收集过来作为教学资源,所以,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应该感到幸福。民间美术保护在有些方面有时候是不尽如意的。拿我自己感受来说,这一两年我写书,不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因为我已经80了,快入土了,要名要利没用。我是想把我自己研究的东西、收集的东西留给后人,作为他们研究的资料,作为他们的一个阶梯一个桥梁。我要是出版,我自己出钱印刷也可以,但是自己卖,我没有这个精力。所以我就想找单位,代我出钱印书。于是想到文化厅非遗处和非遗文化研究中心,我是他们聘请的专家,所以找到他们,他们没有聘我专家时的热情,说没有这个经费,一把推出去。现在他们一直在抓非遗项目和传承人的挖掘,但是我们一辈子研究这些民间艺术,这些经历不是更宝贵吗?为什么不重视呢?所以我感到不很理解。没办法,我就找到一个文化企业,他们同意代我出书,我把版权交给他们,印出来以后给我几百本送人就行了。我准备印三本,一本论文集,一本是我收藏的剪纸。我收藏的东西不光是剪纸,还有其它的东西,但是剪纸最为丰富。另外还有画集,退休以后我把精力放在绘画上。我的绘画也是以表现民艺民俗为主,现在正在编。我们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有个学会,开会成立的时候有十大老专家,我是其中之一。现在十大专家我知道的已经去世的有两位了,一位是民俗、民间文学专家李万鹏,另一位是民间音乐专家魏占河。这些专家现在不去抢救,不去把他们的收藏和著作整理出来,他们死后就可能把这些东西带到棺材里去了,以后想要也要不到,所以我觉得,要是去抢救保护,也要抢救保护这些老人。

  (文稿已经被采访专家审阅)

  采访人:孙嫣;文字整理人:王侯浴阳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