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动态 张仃生平 情系山东 与会专家简介 专家访谈 会议日程
首 页 >> 专家访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杨阳访谈
作者:  来源:   2017-07-05 08:57:00
  

  问:杨阳教授,非常荣幸有这样一个近距离对您进行学术访问的机会。您与张仃先生算是非常难得的师生关系吧?老先生在为人、治学、艺术创作方面都令人敬佩,在您早年的求学经历中,有没有先生的哪堂课、讲座或者哪篇文章曾经触动您,并引导您走上了民间美术的研究之路?

  答:都没有,既没有讲座,也没有听过他老人家的课,因为当时他教装饰绘画系,我是史论系的学生,没有直接听课或讲座的缘分,这一点很遗憾。张先生给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父亲是先生的学生,我们两家住的非常近,那时候资料需要人工传递,不像现在这样方便。我因为经常帮张先生和父亲传递资料,所以经常去先生家。在我的记忆里,张先生家中满眼都是民间艺术品,而且都是正在使用的,比如台布、靠垫、坐具等等,都是活着的民艺,所以先生给我的是这样一种教导,是潜移默化的影响。

  另外,张先生是气场非常强大的人,特别是他对民间美术的执着,这对我是精神上的引导和鼓励。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他最后一次出席民间工艺美术学会年会,那时候他身体不好,行动非常艰难,讲话气息也比较弱,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能记得很清楚,他的形象我也仍然记得很清楚,这些都源于他对民间美术的执着。

  问:像张仃先生一样,您也非常关注民间美术造型体系的研究,并且在大量田野考察的基础上进行整理和分析,尤其是《黄河十四走》的14次考察真是堪称壮举。但我们知道,这种基于 “物象”及“经验技艺”的调研很难特别深入,真正的理论研究还是要以旁观的“他者”角度来陈述艺人群体的群体思想,可能有理解的偏差甚至误读,您能就类似研究在方法论上给我们一些指导或参考吗?

  答:其实你这个问题特别专业,直接针对研究方法。刚开始肯定会生涩,我也是在这么多年的调研过程中才慢慢总结出来了一些规律。首先,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融入,找到融入的切入点特别重要,就是你跟艺人以什么身份接触,如果你以一个教授、学者、老师的身份,就会让人产生高高在上的感觉。因此,我习惯于个人调研,以旅游者的角度、个人的身份去进入,以一种很无知的状态来切入,放低姿态来请教和学习,绝不能使对方有压力。尽量不麻烦当地政府部门,这样得到的信息较真实。

  其次,采访过程中要注意语言和态度上的亲和力。在调研中,要以非专业化的语言提问,接近艺人的口吻和语气,以免产生距离感。

  第三,要注意跟踪调查。第一次采访不一定有很大收获,后期整理采访资料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那就需要进行第二次、第三次调研。在这个过程中要跟艺人交朋友,要注意征求他的意见,稿件、图片、照片要反馈给他,让他信任你。有这种信任感就能够更真实、更顺畅的了解更多信息。现在我有很多艺人朋友,我们经常电话联系,哪怕跟你聊一些好像跟专业没有关系的家长里短,但这其实都是民间美术的文化背景,所以“把你融入它就好了”。

  问:对民间美术的研究和整理过程其实是对“物象”背后的文化整体结构的构架?您觉得物象、技艺发展与主流哲学史、观念史的变化有什么内在联系?

  答:实际上我觉得真正的大道理都是互通的,不管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土的还是洋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世界上所有的物质最后都会归为一体。民间美术有自己的主导性特点,但是它的研究背景、方法论等,与哲学或是我们提到的人类学,实际上相通。初学者或者不太理解民间美术的人,可能会因为表面的追求,放过很多本质的东西,觉得那不是民间美术要研究的的,可能会觉得这个不归我管,但实际上深层的本质是相通的。正因为有深层的、相通的研究背景或本质,才有了各分支学科研究的表象。

  问:您曾对“虎”的形象进行过系统且深入的研究,提到民间“虎”形象经历了“从宗教到政治、军事,再到民俗的三层演化”的过程,并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完成了向民俗的转变,为什么这一节点是在魏晋时期?

  答:这是一个特别具体的问题,在学术上也有争议,是我个人的观点。这本书出了也有五年了,也不见得就对,不能说完全对,当时提出这个观点也是有争议的。魏晋是中国一个大的变革时代,是一个政治、民族、文化交融的时代,中国在经历了这个社会大变革以后,重新由汉族人主导了整个社会,主体文化也变得很人性化。虎也在这个过程中,自上而下,完成了形象的转化。对中国民间来讲,有关战争的东西通常是勇猛的,虎也是这样,它用于政治和战争中时,是取其至刚纯阳的守护意义。但到了民间以后,就完全柔化了,变成让孩子喜欢,老人妇女喜欢的形象,比如艾虎。艾虎,虎的守护意义还没有改变,但形象变得可爱、顽皮、人性化。

  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好是社会各界在争论老虎的存有量,大家都在争议某种虎还有多少只存活在我们这里,甚至有人因此做假。但我觉得中国人不必再争,因为虎已经在我们心里,它已经被艺术化、民间化。

  (文稿已经被采访专家审阅)

  采访人:张爱红 文字整理人:丁怡君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