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动态 张仃生平 情系山东 与会专家简介 专家访谈 作品与文献
首 页 >> 专家访谈
清华大学张仃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杜大恺教授访谈
作者:  来源:   2018-01-07 13:49:00
  




     问:张仃先生长期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领导,是我国工艺美术教育的奠基人。张仃先生的为学为人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答:张先生是我们的院长。我是学生,后来留校做了老师。张先生在世的时候我因公事去过张先生家两次,没有更多的的接触。我的导师袁运甫先生经常谈起张先生,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张先生看不上眼的东西,不允许进家门。他对审美有近于严苛的要求。曾有人送给张先生一个塑料壳儿暖瓶,张先生婉拒了,他对美的这种追求贯穿了他的一生。张先生所从事的艺术领域很多,但无论他做什么,都是最杰出的,都是那个时代的代表。这样一种治学的精神,这样一种有理想色彩的追求,对所有他的学生、包括他的同事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我的印象里所有与张仃先生共事过的同事回忆起张先生,没有一个人不是充满崇敬的,我觉得一个人活到这样一种境界,很难得。而在生活上他又是一个非常朴素的人,充满了平民主义的理想,非常简朴。家里的饰物主要是民间艺术,当然都是民间艺术中的经典,丝毫没有奢华感。回忆张仃先生的这些对我是一种教育。

 

    问:张仃先生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做院长的时间很长,对学校的学风、艺术理念产生了哪些影响?对当下的艺术设计教育有何启示?

   答:从今天往回看的话,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中国设计教育的先行者。如今全国有两千多所大学都有艺术设计教育,它们或多或少都有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影子,它们的学科设置、教学理念、教学方法都是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今天来看我们国家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些新学科不断出现,我们在所有这些领域都或多或少看到中央工艺美院的影响。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建院初始也是复制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张先生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创立,应该说作出了直接的贡献,他在山工艺初创时期给了这个学校很多帮助。我觉得遗憾的是文化大革命中断了他的教育理想。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他由于年龄的关系,很快退休了。回顾张先生主持中央工艺美院的教学成就,我粗略地总结一下,大致有以下几点。

    第一,具有开放性和国际视野。华君武先生说他是城隍庙加毕加索。实际上就是中国和西方。他对这两种文化都有深刻的理解。在文革刚刚结束,很难想象他就把劳什伯格请到学校做讲座。台湾刘国松也是张先生请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来讲学的,这之后,刘国松才开始与大陆一些画家陆续接触。我还记得他请过一个美国黑人画家布朗。他还把泥人张,面人汤,陕北的剪纸艺人请到大学的课堂上。我觉得这在全世界的艺术教育中都没有先例,他有着突破制度束缚的勇气来做这些事情。

    第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一个衣食住行的标志,这是张先生的设计。他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一定要为现实的正在发生的生活服务。教学理念、教学理想、教学方式、学生的培养方向,一定要和我们现实的生活发生紧密的关联。我觉得这一点是张先生最突出的教学思想。今天的会议主题是民艺。把民间艺术提升到如此崇高的地位,就是从张先生他们这一代人开始的。我们不能小看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在改写艺术史。原来我们的艺术史,没有把民间艺术作为对象,最近这一二十年,美术史才开始关注民间艺术。把民间艺术纳入美术史的研究范畴。在我看来,人类的艺术史如果说用一百作为一个基数去看待,其中至少90%是民间艺术。没有民间艺术,就没有一个完整的艺术史。张先生对民间艺术的重视,对中国艺术甚至中国文化的再认识有深远的意义。

    第三,张先生特别注重实践。因为所有工艺美术从业者都应该首先是一个实践者。教学不能成为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状态,尤其是社会实践。重视实践是把我们的研究和教学成果转化成生产力,这样才能真正对国家发展对社会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当然理论与实践需要同步发展,工艺美术行业实践能力强理论水平弱的现象一直存在。从高等教育层面解决理论与实践同步发展的问题,仍然是很现实的选择。

 

    问:张仃先生的创作领域很广泛,在早期的漫画领域的创作成就有哪些?

    答:他早期创作最多的是漫画。张先生遗存的漫画能搜集到的有150多幅。其中我们能看到版画的影响,包括中国版画的影响、德国版画的影响。这些都是来自于民间的艺术语言。我觉得他的《哪咤闹海》在艺术语言方面有很多民间性。这方面应该是受到张光宇先生的影响。

    张光宇先生是张仃先生特别尊敬的一位艺术家,他觉得张光宇先生对他是亦师亦友,是老师,也是朋友。今天对张光宇先生的评价是不充分的。张光宇先生是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张先生有着张光宇先生同样的高度。我们在筹办张仃先生百年纪念展的时候,搜集到了张先生设计的《白蛇传》动画原画样稿,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原因没有实施。这些原画借助了皮影艺术,遗憾的是这部动画没有完成。民间艺术要顺应时代进行转化,张先生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榜样。今天民间艺术研究多半还处于复制的状态,挖掘、整理、研究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实现时代意义的转化。

 

    问:张仃先生艺术创作颇富成就,可以说横跨漫画、壁画、邮票设计、年画、宣传画等领域,有国徽、首都机场壁画组画等等代表作品,您认为张仃艺术创作思想最核心的要素有哪些?

    答:张先生所从事的所有创作都是时代使然,他骨子里是一个有时代使命的艺术家,他对民族和国家负有责任。他的漫画被称为漫画的"金矿"。他在延安时期设计了延安文艺座谈会会场。艾青那时候称赞他是“张仃到哪里,摩登就到哪里”。限于条件,张先生设计“延安作家俱乐部”时,房间里面的灯罩是农民用的箩筐,今天看来也很摩登。解放以后国庆大典的场景设计、国徽设计他都参与了,他还设计了政协会徽。天安门广场上第一个国徽,是在张先生的督导下挂上的。国徽要做多大,用什么颜料去涂绘,挂在什么位置上,怎么和天安门搭配,都经过了张先生的精密设计。

    解放以后,我们国家先后六次在不同国家办博览会,张先生都是首席设计师,有人说他是国家形象的设计者,我觉得他完全可以担当得起这个称号。他是建国初接管中央美术学院五人小组之一,做过国画系的党总支书记。1954年他和李可染、罗铭去江南写生,扭转了“中国画不能反映现实”的错误认识,由此避免了中国画科在美院被取消的命运。文革后,张仃先生领导了首都机场壁画创作,开启了文艺的春天,整个中国的思想解放是从机场壁画开始的。综合以上诸多方面的认识,我觉得无论怎样评价张仃先生都不为过。

    问:张仃先生晚年大多数时间在探索焦墨艺术的表现力,您认为触发张仃先生坚定这一信念的契机是什么?怎么评价张仃先生焦墨创作探索的当代意义?

    答:张仃先生曾两次拒绝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领导职务。在内心深处他更愿意做一个画家。他的焦墨探索是从文革开始的,这应该和他当时的心境有关系,这种艺术形式和他当时受压抑的心境是相匹配的。当时,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完全用焦墨创作这个类型,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一方面做出努力。他选择了这个之后就义无反顾的探索下去,一直到他生命的终止。他的焦墨探索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方式,对中国画来说是一次创造。张先生一生所有的行为都明显具有创造性的特征。郎绍君先生说他是“中国近现代艺术的教父”,张仃先生对于中国近代艺术的贡献是无可替代的。我们今天之所以不断的纪念他,正是因为他所作出的历史性贡献。

(文稿已经被采访专家审阅)

 

  采访人:韩明;文字整理人:柳迪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管理中心